What I Didn’t Become

Too many times when I thought I will be someone, the world defines me as another. … More What I Didn’t Become

Advertisements

三分之一

如果一年可以用月份来计算,那我的2015无非是划分得最完美的一年;一到四月在读大学,五到八月在家乡待业,九到十二月出社会工作。间中的大事小事,最终都变成了回忆的一部分。 … More 三分之一

骤变

巴士来了。一位妇人脸色紧绷地匆忙挤上,后面的乘客也在窄小的门口围成了一窝蜂的圈。踉跄跟上,在车尾找了位子坐下。街边的灯火泛橙,普照在众生疲倦的脸上。靠窗的位子,孤独的人们在手心的荒芜里过渡。 … More 骤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