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变

巴士来了。一位妇人脸色紧绷地匆忙挤上,后面的乘客也在窄小的门口围成了一窝蜂的圈。踉跄跟上,在车尾找了位子坐下。街边的灯火泛橙,普照在众生疲倦的脸上。靠窗的位子,孤独的人们在手心的荒芜里虚渡。

最近迷恋上了Spotify首页推介的专题系列,点下,便能随着巴士穿梭在这陌生城市的节奏下,听着陌生的歌,然后假装很会地合着哼。

这种情迷意乱的故事情节下,总是会让人想起什么。

一直到有人问起我为什么那么久没有消息,我才心虚解释着自己有多懒惰。三个月,在家乡做了两个月的工地,以对建筑的热忱认识了很多很好的同行,嘻嘻哈哈过得好开心,还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结果最终还是来到了首都,从此以后过着跟以前22年毫无关系的人生。

八月,电话响起,于是我们从一个身份变成了另一个身份;

我们从顾家守岁二十四孝的孩子变成离乡背井三头六臂的大人;

我们从风吹日晒雨淋的土木程师变成电脑前面抱怨太冷的助理;

我们从草莓披肩玩世不恭的学生变成衣冠整齐彬彬有礼的白领;

我们从斤斤计较视钱如命的省王变成科技达人旅行挥金的土豪;

我们从乔巴路飞纳兹哈比的粉丝变成没空看戏假装在忙的文青;

我们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热血变成你家的事自己处理的白目;

我们从从不塞车花开满街的朴素变成烟雾弥漫处处车笛的庸忙;

我们从青春无敌满口梦想的天真变成满身铜臭怀念年少的现实。

对于这座城与这片繁华,每个人都有太多话想说、想凸显自己,挤得整个世界容不下一句温柔。如果真的要说,五十篇都不够排场。

每个人都知道我有多喜欢土木,有时想起自己终究当不成工程师毕竟充满遗憾,唯一能歇斯底里挽回的人生目标如今只剩下写字和拍照了。

底线是,我只想做个快乐的人。

好吧,我回来了,同样会很罗嗦,同样会假假很厉害那样,因为这段新章,现在才要开始。

这十月,这十年,走着瞧。

Advertisements

What do you think?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