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之后

Cement 问:“你今天穿白色不怕别人分不出你是病人还是参观者吗:”

“那最好是可以把我抓起来,反正我也不想回来了。”

我们坐在高速行驶的学校巴士上,今天是Psychology的最后一堂课,往Tanjung Rambutan的精神病院进发。同行的还有Joshua,Jenny,锦捷和升顺。

IMG_1306

瞎聊的内容有烟花的庆典、路边驾过也中箭的鸡肉广告,还有Jenny后脑的一阵冷风。

到了。

到访之前对精神病院毕竟有很多幻想,可是眼前的医院十分正常。我们在冗长的介绍环节后,终于能够正式参观。

兴奋难免,走路走到撞Tiang,小菜一碟。

IMG_1307

在博物馆里走走散心,对橱柜里面的器材古物小是好奇,可是过后Missy Vejaya带领进入病房时才是正题。

IMG_1309

第一环节,我们在“普通病房”里看着女精神病患的日常作息。那是个很大的院子,旁边有搭着高梁黄色油漆建筑,里面是床和活动空间。女病患们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有些还跟我们打招呼。

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种精神病症状,真的,她们镇定地看着电视,帮忙分配各自的食物和各种活动,看见访客也是司空见惯。

(基于Respect的考量,没有拍任何病人的照片。)

Jenny头晕,只能在巴士休息,其他人继续。

第二环节,我们在“严重病房”里看男病患。跟前面的很像,只是多了几个铁花和保安,还有一个监督病情的桌子。比较不同的是,这次老师问了病患几个问题,可是他都答非所问。之后越来越多人靠近,有些自言自语,有些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有一个打起了功夫,很厉害。

也许他们真的是高手吧,只是没人相信罢了。

IMG_1322

最后一个环节去了“法科病房”,里面是犯了罪可是有精神病的人们。我们没有接触到任何病患,不过一样参观了他们的住处。教官跟我们说着这里关过了哪一号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可是他表明整体上这些有前科的病人都很温和。

离开前路边有几个病患在卖着甘蔗水,更有洗车的服务。医院尝试栽培他们跟社会接触,培养自力更生的能力。真好,出去后又是一条好汉。

IMG_1319

治疗师解释说,其中一大困难就是Family Support,家人在这方面的支持非常重要。很多人因为家里有病患怕被社会标签(Stigma Effect),索性把亲人送来医院作罢,而极少给予关怀。

如果能够,谁不想学会克服世俗的眼光呢。

最后,我们跟精神病院告别,回到了学校。这次的参观也算是获益不浅,亲身接触过,也算是颠覆了对精神病的看法。

IMG_1301

毕竟人不完美,却也没有想象中糟糕。每个人有自己的故事,有人的内心世界比较华丽,哪怕不真实、与世界为敌,至少,那画面是作者坚持相信的美好。

把别人归类成不正常的正常人,多少又能做到这点呢?

Advertisements

What do you think?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