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着

小孩子就是这样,当他们不跟你合作的时候,即使千方百计地软硬兼施又拜又求都只为了让他们点下神圣的一头(很有求婚的feel~)。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已渐渐把“小孩子”、“小孩子”这个词常常挂在嘴边,淡忘了,我也曾经有过那样的经历,更难以接受的是、这样的说法,就越来越接近体现出我已慢慢变成了很自以为是的大人。一切的一切,太突然、也太狂妄了。

今天是Sehari Bersama Program与端洛中山小学小瓜们的最后第二堂课了。说我一点感觉也没有,是假的。其实我心里有一百万个不舍得这群顽皮程度是博士级的小瓜。想想,自己六年级时的记忆好残缺且模糊,当时那个头发很乱的弱阵疼,一直到了8年后,已逐渐变成了头发更加更加乱的弱阵疼(==)。有时,我真的不得不承认我好羡慕这一群活力四射的小鬼,让我知道原来我还是那么有实力在带动,你们很可爱,但我不输不输啦~

“沸腾哥哥”,你们是这样叫我的吧?

我不介意,你们打死不叫我真正的名字,原因是你们取的名字,只属于你们。

我不介意,你们把我电话借去,然后存了一大堆新的号码下去。

我不介意,你们逼着我唱《童话》给你们听的时候,我打死不唱时你们施加的暴力。

就这样,和二十几个小孩的奇妙缘分,被筑起,同时却已快到了说再见的时候。

我想记着这一个班上的每一个脸孔,因为,是你们让我在那些不定期的4个拜六不赖床,带着笑容和积极的心去迎接你们,多14天后的那个星期六,是最后一次了吧 =(

Advertisements

5 thoughts on “哄着

What do you think?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