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梯僻,前奏

最近在忙一大堆事,忙到我都快变宅男了,谐音是灾难。对,最近的生活几乎要把我拖进无法无天的大困境里,什么都做不好,什么都不好做。一首歌,叫不想懂得,我偶像唱着:“当世界不知不觉的变了 有时候我怀念以前的我 做的梦虽然远远的 想像是一种快乐”,很感慨。常常发梦,希望自己可以回到中学,那段美丽的日子,前提是SPM不算的话。可是话说,要进来这间优梯僻也不是很容易的。在镁光灯下的学校,炙热的压力燃烧着,我承认:我很累,不过我还没倒下。扯远了;回来,进大学前的每点每滴,现在历历在目。

小时候,很少接触PETRONAS,家长打油都是Caltex的,不过即使家里是打国油的,我也相信那不会让我有多一点的接触,所以打油的事不说。

国油工艺大学是优梯僻的正统华语名,不过在我的中学时,学生、教师、校长、校工、保安都不会这样叫,PETRONAS这个叫法才是王道。于是,我们开始接触这个名字时是在中三的时候吧,如果说他们把JPA当神的话,那PETRONAS就是神2,地位跟JPA有得比。老师就是喜欢灌输我们谁谁拿奖学金进了PETRONAS,然后会强调这些学长“很厉害”,因为每年只有一到两个HS生会进,那年很巧地就是训导老师的儿子中选,好,拍手吧,“很厉害”,于是潜意识里,我们就懂了原来以后不是只有JPA可以拿,还有PETRONAS。值得一提的是,我当时15岁甚至不懂有大学MATRIC这号选择,想向老师吐吐舌头。

然后隔一年就更厉害了,中选的是我的表哥和另外两个学长,其中一个还是对我们很好的Commander。“很厉害”不能忘记说,于是家族里那年难得出了一个奖学金状元,而且还是挖油公司的,实在是难忘的普天同庆。表哥去了后,每次回来都带了很多故事回来,不过是大姨帮忙诠释的,在这种状况下我的家长自然而然受到影响,要我也努力读书向表哥看齐,据很多很多人这么说来,PETRONAS读书出来后的薪水少少也有八千,很高,至少我是这样认为。

再来就是中五的时候了,那年又一个华文学会的学长中选,至今我都不认识他,不过还是被老师讲到“很厉害”。终于,那年我们要被曝晒在怎样申请这些东西的时候了,原本以为像学长所说的可以用预考的成绩来报名,可是最后因为上了PETRONAS网站找没有通告而不了了之。当时因为大家都挤着想离开HS,所以申请这一类东东的同学还真多,随便问一个人就懂要怎样去弄这些东西了。就这样,我们考SPM前申请了一大堆,不过没有PETRONAS。

成绩出的时候我在Summit打工,我记得那时申请终于开放了。实在是让人梦寐以求,凡是符合资格的人都像野兽去买pin了。对,买pin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添一张表格就要花20块,但可惜的是不保证你会中,所以我说嘛PETRONAS是全球第五赚钱的公司,这点钱应该也有贡献一点吧。从这里开始要谢谢人了,那个陪我去买pin的耀勋,还有载我们去邮政局的健辉,以及教我们要怎样买的仕豪,没有当时的这些,我现在不会坐在这里讲故事。

然后也不懂在拖什么,我直到报名截止最后几天才终于填完,很怕输的性格,让我把所有最高的成就都塞下去了,不过我想你也是。谢谢嘉璇帮还没有冲动去买打印机的我印出来,我没有忘记哦。

然后终于冲动买了台,只是顺带一提。

那天在做工,我们婚纱展装饰已经七七八八了。于是我们就在大众流荡看书。毕生难忘,我就在很贱价的8块钱特区发呆,突然收到两封信息。对,PETRONAS发来的,我入选去面试了。哇,那时的心情就是哇,然后很激动地大喊大叫,原来除了JPA以外我对奖学金的渴望指数已经飙破表了。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就是大肆去问同学有没有中,我记得我发信息给了很多人,可是多数都回我说没有,这样一刀划下去他们会痛;很痛那种痛,当时的我没想到,对不起。有些考到比我好的朋友也没中,原来我把事情想得太理所当然了。

终于,我明白了,我不像其他学长,除了“很厉害”,我更大部分是在“很幸运”,仅此而已。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

可是中了当然要去,毕竟是奖学金、可以让家长轻松一点的奖学金,谁不要呢?仕豪不要,不过我没那么简单,更不用说是潇洒。于是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还有机会去学校办文件。特别感谢阿亮,虽然在当兵,你还是托安娣借了我衣服,还有仕豪你的裤子。最重要的是我家人,尽管只是面试,你们还是这么地鼓励我,还带我跑遍了BP找适合我尺寸的衣,无比感动,我知道你们为我感到开心,我也因而开心。

再来就是面试了,去之前依然很担心,所以上网找了很多之前几次面试者的经验,收益不浅,不过其实不多,最终还是要靠自己。那是段很长的故事,谢谢陪我这么多天的两位战友,故事,刻在Petronas,油始至终

回来后的日子过到很平凡,记得我查成绩的时候是在阿威家、阿威的电脑,两位战友都没入选。幸运延续,我中了。

这是我当时的心情,一片空白。从来没有这么彷徨过,我很清楚我当时没有特别高兴,只是打给了妈妈和几位好朋友,还有跟在阿威家的朋友分享。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虚,一直在担心那个合约的问题,甚至决定不去了。还背了书包去读一星期的中六。很感谢爸妈比谁都尊重我那时的想法,完全让我决定。最后上网看、甚至打去问后才明白合约的真实内容,我才改变主意。家人朋友老师都为我喝彩,我不会忘记那段摆渡期的所有鼓励。至少家人是对我感到骄傲的,这样就够了。

写到这里也该停了,原本最后一段是写去学校前一天的那晚上,写的话我一定会想念爸妈,抱歉。

讲了那么多,我其实只想简单地向你们说一句:

谢谢,多庆幸有你们在、一直都在,给我那不在身边的温暖。这旅程很长,不过我答应你们:尽管灾难再多、困境再大,我也会一直一直走下去,期待回去的那天,我们可以手舞足蹈地述说这些年,那一天到来前,我会加油^^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优梯僻,前奏

  1. 我的故事跟你很像~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中选~
    我是幸运吧~
    当初还在犹豫着,不过既然已来了,就是天注定的了~
    加油啊~未来的工程师~

What do you think?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