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年万岁

话说昨天冲凉出来,就听到小妹问爸:“等下有没有那个插蜡烛在timun上面啊?”

晕~她把元宵节和中元节乱乱的想在一起了@@

这一次的新年,倘若要我形容我是怎样过的,我只能说:充足!

时间滴滴答答的过去(不是杨丞琳的《青春斗》),转眼今天已经初十六了,而这十五天的我,简单来说是这样度过的…

大年初一一大清早我就睡不醒了,相信我是在十一点多才被吵醒的,然后迷迷糊糊地喝了妈熬夜煮的甜汤(其实前一晚就煮好了啦,熬夜听起来比较用心嘛:p),很仓促地洗澡、很仓促地换衣、很仓促地出门拜拜咯,据婆婆传下来的习俗,我们依往年路线去了在市区一带的3间庙为虎年祈福,那里还是跟往年一样好不热闹(人群满到溢出来),很喜欢这种新年的气氛,没有人会去想那些烦人的事,反之抱着再苦也要过好年的心态来迎接新的开始,一切不如意如尘化风,我们也像一阵春风被送到大姑家去拜年,然后再跑去外婆家参加一年一度的赌博盛事(我还综合娱乐城叻),这里的赌是可怕的大赌,一盘就10块10块下注那种,可惜往年赢到乱的我手气欠佳,兜兜转转第一天就输了30块,不过就当作晚餐火锅的开销,拼命吃啊吃,年初一就在凌晨回家后结束咯~

初二在比较下略显逊色,因为我很糟糕地病了,很活该的笑着自己在前一天吃了一大堆热热的年饼(谁叫黄梨酥背后会发光),还能怎样呢,在去了大姨小姨家后就在外婆家又沉浸了一天,这一天的外婆版综合娱乐城比大年初一更来得人潮汹涌,不过这次学乖没赌了,可能是发现我这一年的手气没有很好,所以卡在电视机前看了一整天的台湾综艺新年特备节目(卡在?),在晚上去了二婶小叔家后就先被表姐送回了家,休息休息,然后看新一季《The Amazing Race》(一群怪人跑来跑去的比赛),结果很平凡的把初二这天给消费掉了。

初三就可怕了,和一群好朋友举办了个轰轰烈烈的团拜活动,还好今年有两位碰巧都穿外套的司机—子威和健辉为我们北上南下的爱情旅程(纯粹帮张韶涵打旧歌)圆场,大家从耀勋的窝一路摇到明亮的店、承宇窝、展鸿窝、建年窝、仕豪窝、我的巢(这样比较突出)、庄胜窝、大野人、健辉窝、子威窝到最后的玛丽演慢去拉茶,实在是好累好开心的一天,当然每个人的家都一样被tag到“家人很热情”、“年饼很好吃”、“拿到红包”,所以细节我就不提啦,不过倒想说说从兵营里放假回来的展鸿和庄胜,看到他们细说着在里面的故事,有点疑惑我没被选中到底是福是灾,不过这种事冥冥中已有安排,有时真的很难预测自己的下一步是怎样的生活,我只想喊道:至少我现在过得很快乐呀^^

再来初四我又来到了耀勋家,原本打算趁早上去老师家拜年的一伙人因为临时的小问题取消了,反而顶着大太阳走到了“没什么店开门”的Summit,在那边绕来绕去后我把下午的巴记聚会改去了Square One,眼看时间要到了,我便搭着我爱的小黄Causeway Link去了那边,刚好勋豪威亮也一起启程到那边走走,在那里跟他们吻别后(在人很多的街),迎面而来的是还是迟到很严重的铨、毅、佳、璇、雪与弟、政,虽然9缺2少了鸟和玮,不过见到大家还是很开心啦,还有雪很夸张的讲说自己去当兵后变到很黑,结果一点都不会咯(而且白到像屎),大家别来无恙边走边吵,还看了很好看的《波西杰克森:神火之贼》,这绝对是部很镇腾的电影,我又爱上一系列的书了~过后在附近从魔力到the penthouse到叙一叙的挣扎后,我们来到跟前三者没关系的豆腐花城(去吃老板娘豆腐),很诚心地介意大家有钱不要去那里乱花,初四就在我沉醉的温馨中画上句点了~

初五的舞台被移动回亲戚一帮,首先是早上的第二次学车,很开心的跟安可讲新年快乐(but no angpau for that),然后中午去周来的庙拜太岁,人依旧很多,而且因为换了新制度,在开始的时候缓慢的程序让有些善男信女等得不耐烦,然后囔囔着什么,还好最后住持还是成功让大家静下心来,人类的耐心说到底还是有待改进呢,然后一家人远行到Parit Sulong去三姨家,那里的综合娱乐城一点都不输外婆家的(因为其实是原班人马金牌打造),不过比赌博更有魅力的食物吸引着我,所以我又忍不住吃了一整天,然后坐在豪华的沙发上舒舒服服的看了一个下午的电视剧,晚上出奇平凡,又一天过去啦!

初六有的是学记新年团圆火锅,由22届主办,也可以说是去年那个新春活动的姐妹秀,来到好久不见的报馆,比起以前我们的烂计划讲要把报馆偷偷改装成pub,22届把他变身火锅店已经算很厉害了,一去到那边除了很惊讶看到要去台湾的小狼以外,一群新山居銮等老小学记也来了,报馆在不是很挤的情况下显得很挤(矛盾到囧囧有神),然后大伙很愉快的参与了他们,接着因为22届讲我们不用还钱,大家在不好意思的情况下(一堆谦虚达人)决定跑去回忆很多的似柳园去吃午餐(其实是要去看老板娘啦)然后再坐富涌和伟政的车去bp mall看电影,璇还差一点就要跑去表演扯铃了,全部人当场笑翻(XD),然后在没什么选择的情况下看了《锦衣卫》,是没有很好看啦,可是富涌讲好看(他也说《苏乞儿》好看,所以可以想像…),初六就在大家没吃到火锅可是团圆到跑去看电影的状况下结束咯~

初七可以说是很混乱的一天,首先是早上突然跑去做工,因为上司临时有东西要我们去吊舞狮的生菜在指定店家的门口(在疑惑为什么他不吃其他的菜),然后放工后学车,再去参加Square One的小学聚会,看到了好久好久不见的一群小学同学,大家聊啊聊啊聊跑去旁边的魔力继续聊,事后发现其实大家都没变,只是不再是那群上课时候叽叽喳喳的小朋友了,而又无形地多了那么一丝丝的成熟,然后是乱乱拍照时间,peter一直狂拍,我也一直找人拍,总之就很开心的说,然后眼见魔力晚上好像有活动,我们就转战Maju一带的“井茶居”,我真的很喜欢那里的环境,只要点一杯水就可以唱歌唱到够了,虽然要面对其他顾客,但依涵的歌声还是那么的“小黄莺”(听了会飞起来转14圈),很好听啦~我们坐到11点,我搭靖凯的车载家琪回,途中还遇见“One Way”风波,超爆笑的结束了我完美的小学聚会^^

顶着最新鲜的组合,初八在毫不逊色的情况下被我用“同事团拜”给补过了,我们的第一站是Matthew家,很特别的13号路让我找了很久,然后在那里看演到很夸张的《不良笑花》(不过我比较喜欢《宫心计》啦),然后就拜到了我家,在里面赌啊赌的,直到手摸牌摸到练出肌肉后我们才启程去勋家(第3次,哈哈),很突然的又跑去靠近到令人咋舌的文峰家,人家家里超多各类宠物超卡哇依的涅~而且他跟我一样养乌龟超有品位的哦~再来我们去到非常funny之顺德的家,看到他帮安琪琳暂养的仓鼠后又是一阵狂热,然后坐他很大辆的Avanza去最后一站的Ah Loi家,家里的模型是多到厉害(耀勋的口水也流到厉害),看了很莫名其妙的恐怖片后(哈哈,有人被吓到),我们又回到周来去拉茶,谢谢德妈请客哦,又是愉快的一天~

初九和初十开始工作后就比较静下来了,而且该忙的东西都忙完了,所以大家是闲得厉害,知道有三个同事要走后那几天几乎一直在拍照,例如:

初十一的重点就是回小学之旅了,我和仕豪乘着风(很熟悉的一个词?)来到小学,然后和前几天才刚见过的小学同学一起去办公室找老师,很开心李桂兰老师(班主任)还记得我们每一个人的名字,然后还有其他老师也是啦,李晓薇老师还赞我以前很可爱的叻(现在也是~)啦~啦~啦~因为华中的上完课累了要回了所以就剩下我、豪和宗领一起游学校,经过了一些昔日曾为我们嬉闹的地方,还是依然屹立在那里,想起了当初稚气好玩的一切,是那么的难忘,还有2S班,觉得和一个认识十年的朋友一起在十年后重游当初认识彼此的地方,那感觉是多么的奇妙呀~厕所还是很臭、小孩还是很顽皮,在回家的时候不禁感叹:我下次的回来,会是何时的呢?

初十二、初十三和初十四,回到工作岗位的我们还是那么的颓废,然后为三位同事的离开开始倒数,还在最后一天来了场爱的保龄球赛,我会怀念你们的,加油!

到了初十五,我们这一家人就在锅霸吃火锅把这个大肥年给划上句点了,相信年过一切依旧灿烂美丽!

打了很久的这篇网志,结尾就以故意祝大家新年快乐来带过吧~

“新年快乐,只要相信,一切一定会更好!”

Advertisements

8 thoughts on “虎年万岁

  1. 其实我也有打算写酱的一个~(真的!!!)
    可是丫,
    我很努力,
    就是记不起很多天我到底做了什么~
    而且记忆很混乱==
    很多天混混在一起~

    哎呀~
    人老了。。。。。。。

    ~xuan~

What do you think?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