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疯过的团体

其实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写和St.John的故事

可能是我假期太闲空

可能只是我想更新一下Z_折度空间

也可能是我嘴里说着自己多讨厌这个团体,可是心里却还对它抱着那一些些的热忱

也许St.John是在我中学生涯里伤我最深的一个,但是无可否认,和它的回忆,是这5年里远远超越其他校内事物的

我爱圣约翰我恨圣约翰我爱圣约翰我恨圣约翰我爱圣约翰我恨圣约翰我爱圣约翰我恨圣约翰我爱圣约翰

毕竟“爱”还是多了“恨”一个…

第一学年^无忧无虑之年

记得那天不知道礼堂什么活动结束后,我和仕豪(当时还是超级要好型)两个新生在门口画满一大堆团体的Logo处不知道在干虾米,然后Zong Yan就突然接近我们,使出三寸不烂之舌来跟我们介绍St.John这个团体,小学时代根本就没有这个玩意儿的我们,对他讲的一切都是一头雾水,只是依稀记得他指向在我们身后那个黑白的徽章(他还说那个画到不是很像),然后跟我们说几时是第一次的Perjumpaan就走了。不过我进这个团体他只是一半的推动者啦,因为晚些,在Rumah Sukan里遇到了Jun Yong这位好Senior的时候,他很主动地跑来跟我聊天,之后发现他也是St.John的时候才决定要进的(况且华人的团体只有PB、SJ还有Pengakap而已选择超少)。

第一次的Perjumpaan,记得每个F1的都有拿到一个小册子,里面写些关于SJ的东西,当然少不了HS St.John的歌“Brave”的歌词,很难忘的旋律,只是不太懂它的意思,然后是操步,事后发现自己蛮喜欢这个活动的,所以接下几次来虽然来perjumpaan的F1越来越少,可是为了可以操一下步的我几乎没有缺席过,当时有一大堆的好人Senior:Ah Sim、Guo Zhao、Leslie、Su Kae还有Andy等人,为什么发好人卡给他们呢?我认为尽管他们有时很严肃,当至少比双胞胎那年的Senior好很多,至少他们没有这么恶毒会这样对自己的Junior吧~

然后就到了那一年的St.John Camp,那次是我第二次参加营会,因为之前那个福建会馆的《聚缘》让我觉得去Camp是件很有趣的事情。但是在我正式参加了之后,所有期待的事物在那个营会中瞬间幻灭,首先是折磨人的烈日下伏地起身、接着是三天的严重缺水、还有吓死人不偿命的遍地鬼故事,之前学长把这个所谓的“Camp”讲得多好玩,结果竟然都是假的,也因为这个折腾又失败的营会,事后有来营会的部分初一生对这个团体的信心大受打击,人数渐少,记得当时我是Kuhan的组员,他很照顾我们这些新来的,能在这种情况下得到一丝丝温暖,感觉还真不错叻!

营会结束后的某一次Perjumpaan,记得Kuhan来找我,问我要不要参加操步的比赛,当时的我真的很喜欢操步,结果就直接答应了,当时觉得自己还蛮抢手的,因为Kevin也有来问我要不要进他的组,呵呵。几天后才知道Kuhan原来不是组长,组长是Cher,第一次training是在某天放学,记得只有我、Cher、Kah Yee和Song Yan有到,当时那年被力捧的F1有KY和Meng Ee,所以Kah Yee的操步算是一流的了,所以第一天下午他们3个人就什么也没做,只是专注的在训练我的技巧,那时他们没有什么骂我,我还以为隔天就会叫我不必再来了,结果很感激他们只是想用耐心教会我才没有骂出口。然后是我第一次接触Formasi的操步,还有耀勋的加入,虽然没有赢得七月的比赛,不过却是段精彩的回忆。

七月的Hari Bendera,去了Pantai那边讨钱,故事还很长,就把这部分简略掉咯!那年很难忘的是国庆日我又再度被选中代表学校在BP国庆庆典里拿州旗,去彩排了几次,蛮新鲜的体验,印象很深的是我们30个人因为时间紧迫,结果在马路旁的小巷当众换裤,可能Senior们都习惯了,只是我们F1的都还蛮害羞的,用超级快的速度马上换好。

第二学年^依然精彩的一年

记得前一年的十二月尾便被Song Yan叫回学校了,到了学校看到了好多同样是St.John的同年还有Senior们,原来来临的四月我们要代表学校参加县操步比赛,记得选Komander的时候,大家一致通过选Meng Kiat,为了同情硬硬来的Ter,大会颁了个“Penolong Komander”的头衔来封住他的嘴巴。这段回忆最美了,我在这个活动中认识了明亮、子威等人,每次的一起操步、一起被罚磨练出了我们的友情。四个月的练习,换来了我们30个人的默契,认识了好多的Senior,大家互相照顾,让我一直没有后悔加入了Kontigen。四月的比赛在Parit Sulong的Penghulu Saad国中,当时一直觉得自己的队伍的操步有多厉害,在巴士上大伙玩疯了,可是在那里见识了Pengakap Laut的表演后,才知道自己不是最强的,记得那时在那间很热的课室等其他队伍,真的很热,还有那间破旧的厕所,所有的景象似乎历历在目。最后得到了第2名,已经是最大的鼓励。

这一年过得蛮宁静的,St.John Camp依然烂,更加糟糕的是我的组长竟然是Ter!!!记得阿威到第二天就回家了,他皮肤敏感到满脸红斑,那还真的是我第一次见他这么的狼狈叻。我们睡在Astaka,明亮他就睡我旁边,还讲光合作用的梦话,还有很爽的烧烤会,记得那时有Ah Boo陪我一起Bar, 除了有好友相伴以外,那个营会没给我留下其他什么的回忆了。

一天,我被叫去Pusat说是有工作,到了那边碰到了阿威,然后还有三个别间学校的女生,我们5个被载到了Ayer Hitam的热带山庄去顾PC,我和阿威才刚开始出来,什么都不会,就一直祈祷着那些跑步的人不要受伤,还好碰到的都是小case罢了,那是个景色很美的地方,活动过后那里还有大食会,就是可以尽量吃不用还钱那种,我和阿威实在乐翻了,拼命的吃啊吃。顾PC,好好玩。

第三学年^疯得得体的一年

这一年就比较没有什么了,有一次我们到Parit Sulong去派家具床褥给当地在水灾过后家里被破坏的居民,让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人家的生活山穷水尽都照过了,我的日子什么都有还要一直抱怨。接着是Form 2的加入,认识了很多可爱、帅气的Junior,还有最好的一Badge Senior们:Meng Kiat、Cher、Kuhan、Ter、Kevin、Cheng  Jiang等人。

有一次的PC让我记得很清楚,就是和志荣去Semerah顾的那一次,那天我们傍晚就到那边了,可是项目晚上11点才开始,结果我们两个和uncle就在那里无所事事,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我们凌晨一点才从那里出发回家,创下了我因学校活动最晚归的记录。还有那年认识了几个Pesta的St.John,那时没记错的话是去龙引顾脚车比赛,Venard、先蕾还有“芮恩”就是我那时侯在救护车上认识的,可以通过这种怪方式认识新朋友也蛮不错的。

三月St.John Camp有比较没有像前两年那么烂了,带到我的是Jin Hao,我们的Black Hole也很棒哦!

这一年的最后一个活动是多个制服团体联办的年度好Camp—《Excalibur》,来到了营地,发现那个Tapak Tanjung Labuh是个很适合磨练人的地方。这是个我觉得很精彩的一个营会,一开始就被分到了Blaze这组,当时那组的F3只有我和Pengakap的Vincent,阿Kuek刚好是我们的协调员,他马上就跟我说一定不可以丢St.John的脸,要抢到Ketua的位子,结果当他说要选组长的时候,我便硬着头皮举手推介自己咯,如他和我所料,Vincent也举了手,然后经过投票后是我胜出,不知道该不该高兴咯,组长可是很可怜的一项任务,然后的活动都蛮精彩的,最喜欢Amazing Race了,被一大群牛追得好过瘾,和旁边那组Raikon跟我们组感情很好,F3组员有明亮和健辉,有机会下次再清楚写明这个营会吧!

第四学年^百感交集的一年

记得年头的活动就是选Komander了,因为今年又轮到了我们St.John操步出赛,而且新的指挥官会从我们当中选出,一些新来的、之前暂时隐退的F4再度出现(因为这年很重要):倍维、业来、Peter、耀勋、仕豪(未吵架时)、伟航、文权、自强等人。选Komander时,我没抱太大希望,反正我也不是这种料,然后自强就中选了。接着是排山倒海的Training,连续操了四年的步,我也开始倦了,结果就常Skip练习,然后和几个朋友就得罪到了那双胞胎(过后因为我去新山第一个营没去St.John Camp后再度得罪),比赛,拿到了第一名,原因是去年拿冠军的Pengakap Laut没来,所以也没什么好自豪的,不过还是很开心。

因为赢了,所以要代表县参加Johor的操步比赛,“劳苦功高”的Senior们为我们请来了一个经验老道的老姜En.Yusuf。不愧是很厉害,在那短短一个月的训练期里,他给足了处罚还有Yusuf式的改进,把我们之前的Format统统改掉了,害得我们要在一个月里面学习新的东西。在居銮的比赛里,我们就这样败得一踏涂地,而且是十组里的第九名,失望…

然后是interview,那个星期五我正赶着去麻坡的第一个营会,结果很快就面完试了。Carta Bayangan出来过后拿到的职位是Naib Bendahari,在这里四年了,拿到这个暂时的位子时有点不满意这个职位,可是我还能怎样呢?只能默默祈祷真正的Carta出来后会更上一点,就一点就好了…

然后就是定生死的AGM了,他们从最下面的职位往上念,一直期望着自己的名字不要这样快被念到(其他人也是吧)。事与愿违,在Penolong Penjaga Stor时就念到我了,比Bayangan的还惨!不过我发现我已经很好了,有人从Bayangan更加高的地方跌得更加低,才发现原来是双胞胎为了对付那些得罪他们的人,故意施的诡计(而且期间还假装故意对你很好),然后再使出“宁愿放他这个不会做工的人在上面、也不要放你”的招术,这样可以让我们伤得更加深。出去领锁匙的时候真的很伤心欲绝,可是却要面带笑容,人家说天蝎座的眼泪是硫酸做的,不到天崩地裂的时候,绝不会轻易流下,当时我的眼泪已经在打转了,难道这就是我的天崩地裂?我告诉自己,哭了他们就赢了,我不能哭、我不能哭…硬是把泪水给留了下来

不想再被伤害,接下来我都不太想参与任何跟这个团体有关的活动了…

第五学年^放手不理的一年

因为去年赢了,这一年再度有机会参加操步比赛,当然F5的我们可以赦免,然后F4面对了不够Kontigen的囧境,结果便把Pengakap的也招来组成一支假St.John的队伍参赛。比赛前一晚和阿威耀勋还留校帮忙打理他们的制服叻,明明就已经告诉自己不要再回来了,可能是因为对我们不好的不是无辜的Junior的缘故,我还是帮他们熨了制服,隔天,他们输了,不过我也只是抱着平常心去看待罢了

然后就到了我们要办St.John Camp的时刻了。我主动要求要进康乐组,还当上了所谓的康乐长,拉了好朋友来一起努力。仗着自己是学记,就以为一定会把这个《The Conspirator》办好、可以借此让看扁St.John Camp的人对它改观,结果办出来的成果烂得我没话说,原本的7套游戏,删掉了3套,之前原本构好的剧情也因为我的太过自信而全部归零,事后虽然营员中的口碑还算好,可是我还是提不起劲,至少我自己真的觉得我把它亲手弄垮了,都是我的错,我答应自己,以后不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了…

再来是年度Jamuan,我们到了Square One看了场《UP》,然后再去茶栈大吃了一顿,没什么好写的…

最后的最后,是我们办的AGM,在原本的Bayangan里起了些小变动,相信正副主席的位子调换最让人吃惊了,不过这里真的没有可以写的东西…

如今,一切都结束了,一个很完美的起点,终点却是这样的凄凉

最近听嘉璇说HS的St.John要被Sir 解冻了,据说是因为Sir讲那是过去的恩怨了,不应该拖累新一代的,但是这对我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

不过加入了这个团体,最大的收获不是那些操步技巧、不是急救的方式、更不是什么合作与自立精神,而是我在这里认识了这么一群的好朋友,我们的故事并没有随着SJ落幕而结束,而会继续地走下去…没有句点

最后,谢谢那些伤害我的人,如果不是你们,我不会懂这个世界,因为你们,我一定要更加坚强的走下去…

现在终于懂那首Brave的意义了

再见了,St.John。

Advertisements

10 thoughts on “那些年,我们一起疯过的团体

  1. 有时候,
    我会觉得
    其实
    我根本不在乎st john
    甚至觉得
    其实5年中学生涯
    它几乎可有可无~

    但是
    走到今天
    我不能否认
    有许多的过去
    因为有st john
    所以有回忆

    虽然五年走来
    除了开心的,
    也有难过、伤心、失望、压力

    我想
    如果重新再来一次
    我依旧
    会眼中泛泪拜托老师让我进st john~
    (这是真实情况,话说我们学校新生选团体是用抽签的==几烂先,我那时抽到的是什么unit setia==到现在都不懂这个团体是什么。。。。好像都bubar掉了:P好才我长得够可爱,老师才暗中帮我换unit^_~呵呵)

    走过了
    至少
    我能骄傲回头望

    ~xuan~

    1. 记得我以前开始时学校也是把我分过去KRS,然后是学长讲,“没关系,你硬硬进SJ就可以了。”
      如果当时的我没有硬硬来的话,现在的命运应该大不同吧(还可能很早就认识Ah Bird叻!)
      不过我没有后悔啦,有数不清的回忆,像星星在天空闪烁,
      曾经快乐、我很快乐。

    1. 谢谢啦,还漏掉写跟你们一起挤帐篷之Kem Bersepadu的回忆叻
      哪天有空,大家一起拼凑这些美丽的回忆哦
      配合你,我们就回忆~回忆吧!

  2. Jun Yong did not ask you all to enter LEO Club at that times ??
    And I am confused of what you said for Excalibur…
    Beside Raikon is Ulfsaar, leaded by Boon Ping
    Not Blaze leh…

    1. Nope,I think at that time he also a small member at Leo only lah~
      Maybe is my mistake,but the truth is I remember vividly my group is more interaction with Raikon than Ulfsaar,
      By the way,don’t be so calculative lah,if not u will become a man who is very calculative at future which is called “Calculator”,wahahaha…

  3. Of course lah… Raikon ( The champion team ) is leaded by me ma…
    And your joke regarding to the ‘calculator’
    I only got 1 comment, which is
    有,有无聊到。。。

  4. st john hor~
    其实hor~
    对我来说没什么大意义嘞~
    haha~

    我只把所有贡献给学会
    st john没有参过~
    就只是ahli biasa~
    因为sukan都是赛手,没有步操,也没有医药~更没有参过st john~
    duti活动也没去过~
    人家去st john camp我不懂跑去哪个学记camp~
    不然就总有其他活动~
    只有每年改选露个脸……
    哈哈

    所有看到你的长长st john篇~
    有吓一跳嘞

What do you think?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